yellow字幕网app下载ios

她的内心紧张之余,又把目光看向王欢,王欢暗叫一声糟糕,她这举动肯定会被大殿的人尽收眼底,一旦被他们发现什么马脚,那就糟了。

果然,大殿里已经有人露出冷笑,没想到这位神秘大小姐这么快就要漏泄。

在场中,罗府的人更是脸色阴沉发黑,被一个没有来历的黄毛丫头扫了面子,这个仇要是不报,罗府就会沦为昆州城的笑柄。

而且他们也发现了黄苗苗的修为,不过真元境,这样的修为跟身份完不符合,现在问她身份,又变现的不知所措,还想属下征求意见,身上的疑点已经越来越多。

就在罗府的人蠢蠢欲动的时候,黄苗苗继续说道:“你们想打听本小姐的身份,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资格,先问过我的属下再说。”

王欢脸上依然一片冷峻,心里却苦笑连连,这小丫头一脚把皮球踢到他的脚下。

他的脑子里快速运转,想要度过这一关并不容易,如果他们没有拿出一个能震慑住这些人的身份,怕是稳不住这些老狐狸。虽然王欢有把握杀出去,可是他们这次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谢芳菲的下落,身份暴露的话,以后很难在昆州城立足。

看到众人的目光看过来,王欢慢慢的拔出剑,脸上露出不屑的傲色。

“既然各位想知道我家小姐的身份,那就问问我手里的剑。”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实力震慑住他们。

果然,看到王欢拔出的半截剑,老城主脸上怔怔神,随后笑了笑,这个护卫还真是够狂的,他跟其他几个家族的人的相视了一眼,心里便有了打算。

只要这护卫出手,那么肯定能从他的招数上看出他的来历。

清新面孔各种色彩

毕竟,很多门派的神通招数都是有着鲜明的特点,在场中人,哪个不是多年的老江湖,就怕他们不出手,一出手,必然可以从他们的功法里发现端倪。

一名通神修士站了出来,狠狠说:“刚才兄台城门出手,在下还未能看清楚兄台的招数,既然兄台要施展剑术,我愿意再来领教一番,还请兄台赐教。”

这人正是被王欢刺瞎眼睛的那位罗府修士。

回想起城门时,他觉的太窝囊了,自己被对方莫须的身份给震住,眼睛被刺瞎也不敢反抗。

王欢脸上一片冷笑,道:“手下败将,你也配看王某的剑法?再说,刀剑无眼,我担心阁下剑法还没看到,性命就没了。”

听了王欢狂妄的话,众人心里一片骇然。对方怎么说也是罗家的通神修士,可是那小子一脸睥睨的样子,没把在场的任何人放在眼中。

底气倒是十足,就看他有没有跟底气相匹配的本事:“王兄,我们罗府的人可不是什么酒囊饭袋,如果真的不幸败在王兄手里,那也只怪他学艺不精。”

王欢看了他一眼,说:“你是什么人?说话能算数吗?”

“呵呵,在下罗胜,家父真是罗统领,说话还算管用。”罗胜淡淡的说。

“原来你是罗君的儿子,看来也是个能说上话的人。”

罗胜的脸色一沉,他父亲可是十统领,在洞天福地大名鼎鼎,现在却被一个小子直呼其名,心里不免有些愤怒。

他强忍住心里的愤怒,等会这小子如果不拿出一点身份,不杀此人誓不罢休。

王欢淡淡的说:“既然你们想试探我的来历,那我便给你们机会,我只出一剑,诸位看清楚了。”

大殿里的人闻言,瞳孔一缩,盯着王欢,深怕错过他的一举一动。

“阁下,小心了,这一剑,你若是接不下来,那就不是刺下眼睛的小事。”王欢淡淡的说。

那人浑身肌肉绷紧,冷笑说;“请拔剑吧。”

王欢默不作声,悍然拔剑,一道剑光,正是陨仙剑第一式,剑法快如闪电,剑神宫一闪,剑已经刺透了那罗府通神的胸口。

王欢收了剑,不屑的摇头冷笑:“废物。”

大殿里的人脸上一阵愕然,他们本以为这会是一场精彩的打斗,可以从王欢手里看出点什么,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战斗结束的这么快。

一剑杀敌,一个护卫竟这么厉害。

看来这位女子真是了不起的贵人,自己修为虽然差,可是能让一名剑术高手充当护卫,而且还这样死心塌地,那身份毋庸置疑。

罗胜的脸上大怒,一拍桌子,喝道:“好大的狗胆,敢杀我罗府中人!”

王欢的剑还未收鞘,对于罗胜怒火无动于衷,轻描淡新的扫了他一眼:“你也想试试我的剑吗?”

“你!”

罗胜大大怒起身:“好,就让我罗胜来揭穿你的面目,看你究竟是什么魑魅魍魉!”

“蜀山剑法,阁下是蜀山剑派中人!”

这时,昆天云惊讶站起来,目光骇然的盯着王欢。

听到蜀山剑派四个字,在场的人浑身皆震,蜀山剑派,那可是洞天中的门派,门中人人一柄铁剑行走江湖,修为了得,而且蜀山剑派弟子向来冷酷,做事亦正亦邪,可偏实力强大,别说是他们,就是真神也不敢招惹蜀山剑派。

王欢的脸色微微一怔,他用的是陨仙剑法,而陨仙剑法是他从蜀山剑典和天池剑典两门剑法中提炼出来的一门新的剑法。

这里面自然有蜀山剑法的影子,没想到昆云天既然看出了一丝蜀山剑典的影子。

“哼。”

王欢脸色不甘的收剑,肃然的站在黄苗苗的身后。

罗胜的脸色阴晴不定,看向了昆云天询问。

昆云天站起来,朗声大笑:“原来是蜀山剑派的大小姐,失敬失敬,我家老祖曾与贵派的师兄交好,小姐竟然是蜀山剑派中人,那我们也是一家人了。”

“昆先生,他们真是的蜀山中人?”老城主眼皮一跳。

昆云山大笑道:“错不了的,诸位没看清楚那剑法,可是老朽却看的一清二楚,小兄弟施展的蜀山剑典中的“饮酒邀月”,不过小兄弟为了掩饰身份,还在里面掺杂了别的剑法。呵呵,要不是家祖曾跟我说过蜀山剑典,还真看不出小兄弟的来历。”

王欢和黄苗苗齐齐一愣,还能这样操作?